站点头像

Erythritol's World

我们曾生活在这世界上,但谁记得呢?

夕日——某卑微OIer退役记

2021年9月13日 由 Erythritol

放学了,匆忙的铃声,挨挨挤挤的人群。

秋天的太阳还没落下,只是在远处地平线犹豫着。

一片片云彩在天际燃烧,红得炽热。

许多学生走出了校门,还有的学生留在学校。

——他们是去上竞赛课。

只见——他,身材并不高大。

正随着人流向校门走去,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转身望着逸夫楼的方向。

他的脸色稍显苍白,目中也有淡淡的哀伤。

他叹了口气。

他……是谁?为什么不快点回家?

他是……学校曾经的信息学竞赛团队成员。

曾经的?为什么?

这……说来话长。

那就从2019年讲起吧。

那个时候,他在江原市实验中学上初三。

江原市?

就是春城南一百公里那个地方,五线城市,不怎么发达。

有一回,他妈妈偶然接到了春城师大附中公众号的一篇文章。

是信息学竞赛公开招生的报名方式。

所以呢?离那么远,不至于吧。

不过他们还真允许外地学生报名。

于是他妈妈就领着他去听了一回。

从江原到春城要坐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的汽车。

第一天只是学了一些IDE用法、主函数、输入输出这些。

不过他之前也总是摆弄电脑,对编程也很感兴趣。

所以后来几个月里,每次集训他都参加了。

有时候是一天天地来回跑,有时候会住在春城的宾馆。

他掌握了编程的基本知识,测试时名次也不错。

但是这么跑来跑去的很麻烦啊!

确实。有一回,爸爸开车在一个雪天送他回家。

高速公路上突然下了雪,气温骤降,那辆车的空调又有毛病。

车里的温度没比车外高多少,把父子俩冻得直打颤。

最后他只好盖着棉被,才勉强撑到家的。

后来啊,编程课的老师跟他妈妈交流了一下。

说是孩子很有潜力,但想继续跟着的话只能转来春城。

于是,一家人犹豫了许久,最终决定来春城上学了。

啊?那他没遇到什么困难吗?

当然遇到了。适应新同学且不必说。

最重要的是春城的教学内容和中考题型跟江原差别很大。

他需要改变惯有的模式,有些东西还要重新学。

他没后悔过吗?

几乎没有。春城的教育水平比江原高出不少呢。

风趣的课堂,友好的同学,耐心的老师,都1深深吸引了他。

在江原他排在年级前十名,刚来春城的时候却掉到六十多名。

然而他没有失望,只是慢慢地赶上来。

后来,他也能进到前三十了。

学校虽不是全市最好的,但老师的温柔与同学的优秀深深打动了他。

他在春城学到了许多,从如何学习,到如何做人。

当然,编程课他也一直跟着,中间还参加了一次CSP比赛。

比赛中他发挥得还可以,不过只拿了个入门级一等奖。

培训的日子也十分丰富和有趣。

他时而面对一道难题,冥思苦想。

时而看见OJ上绿色的AC,拍案而起,欢呼雀跃。

他在中午午休时间里,吃着汉堡,半躺在椅子上,享受惬意。

他偶尔也在浏览器窗口下面,玩玩2048游戏。

他见证了春城师大附中的多元与迷人。

他想,以后的中考,也要考到这里。

他一定付出了很多吧。

是啊。

初三时,他暂时离开信息学竞赛团队准备中考。

他也沉浸在一个又一个夜晚里,挥动笔

把一路芳华铺洒在雪白的试卷上。

他也曾在手忙脚乱中迷茫过。

梦的星球时而飘忽,却从未熄灭。

他从年级前三十冲进前二十,从前二十杀进前十。

他在卡片上写下“自由”两字,缓缓地

把它夹在书桌上,庄重地,肃穆地。

他走进中考考场,把期许写在试卷。

时间的诺言并没有腐败。他,成功了。

偶得一段闲暇,他学习了一些信息技术知识。

他学会了前段和PHP,他搭建了自己的博客。

他偶然注视墙壁,却发现了——

发现了什么?

病理性飞蚊症。

他的眼轴太长了,加上大量使用电子设备。

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视网膜裂孔。

他去做了视网膜激光光凝,疼痛与恐惧使他改变。

他开始关注自己脆弱的眼睛。

这影响他继续学信息学了吗?

是的,信息学竞赛需要很长时间不间断使用电脑。

这对于他的眼睛太不利了。

稍有不慎,视力就会继续下降。

他怕视网膜脱离,怕自己再没能力看清世界上的一草一木。

他犹豫着,这似乎是他做过的最艰难的抉择。

他思索着……

“暂别了,伴我走过两年岁月的信息学竞赛!”

此后,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他笑着穿行在春城师大附中的校园。

他遇见了信息老师,还会亲近地打一声招呼。

他,作为一名普通高中生,像两年之前那样,生活着。

他紧皱的眉头舒展了。

逸夫楼的灯光星星点点地亮着。

他转回头,面向校门的方向。

西方,太阳沉沉而落,远方的楼宇变得阴暗。

只有一缕金色的光,从天边流向人间。

轻轻地,落在他背后。

用光与热,柔和地抚着他的脊背。

今天的太阳不会再升起了。

不过,明天的太阳,还像往常一样,明亮,温暖。